留守女子疑被强奸 警察有第二次再来

2016年03月27日 来源:男人花 www.admin886.com 点击:

进入2016年以来,彬县境内已经下了两场雪,但比天气更让彬县男子乔某感到寒冷的是,他24岁的妻子刘某在新一年的第二天服毒自杀了,给他留下了4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进入2016年以来,彬县境内已经下了两场雪,但比天气更让彬县男子乔某感到寒冷的是,他24岁的妻子刘某在新一年的第二天服毒自杀了,给他留下了4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在外打工妻子来电称遭人强暴

今年29岁的乔某是彬县北极镇龙门村人,和妻子结婚5年多,育有4个孩子。大女儿今年刚满三岁,二儿子一岁半,就在去年8月,一对双胞胎儿子又降生在这个家庭。

2015年12月30日,正在甘肃正宁打工的乔某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妻子在电话中支支吾吾地说,自己遭到同村一村民的强暴。乔某急忙赶回,妻子说,这件事发生在12月24日晚,这么多天来她感到很害怕,所以一直也不敢告诉丈夫。刘某说,12月24日晚10时许,她哄孩子刚睡下,突然同村村民景某推门闯了进来,一面威胁她不许吱声,一面将她按在炕上。在实施暴行的同时,景某还把4个孩子用被子盖住。

采访中,华商报记者了解到,景某今年40多岁,在村里开了一家粮食收购点,多名村民介绍,景某多年前曾被劳教过。

“平时我们两家关系还不错,他竟干出这样的事。”2016年1月11日,乔某说,事后他和妻子找到景某家,但对方不见他们,还把门一锁走了。此后,他和妻子又来到辖区北极派出所报案,但警方并未立案调查,理由是“没有证据。”

再遇噩耗报案后第三天妻子服毒

1月11日下午,在彬县北极镇龙门村,乔某的父亲、60多岁的乔老汉坐在炕上搂着一对双胞胎孙子,另外两个稍微大一点的孙子在炕头玩耍。乔老汉说,自己残疾,只有一只眼睛,而老伴儿也是多年有病,当天晚上,他们住在侧面的房子内,没听到动静。

乔某给华商记者提供了一份录音,以此来证实他们的确曾报过警。这份录于2015年12月31日中午的录音中,华商报记者听到,刘某在向人描述自己被人强暴的经过,此外还有一名男性在不断询问事发经过。乔某说,这是妻子在派出所里做笔录时自己录下的。

乔某说,更让自己感到崩溃的是报案后第三天,刚刚因事回到甘肃的他又接到了家人电话。这一次,他听到的是妻子服毒自杀的消息。事后,他听家人说,邻居来还自行车时,发现刘某倒在地上,身旁还有一瓶敌敌畏。

乔某难过地说,双胞胎孩子才5个月大,正是吃奶的时候,现在妈妈没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养活娃。“估计是我媳妇想不开才自杀的。”乔某说,他和妻子报案时,民警说这事没有证据,让他们先回去。妻子当时问了句,“再还有第二次咋办?”办案民警说“有了第二次你再报案。”乔某说,妻子很可能是因为这句话想不开才服毒的。妻子这话是在从派出所出来在派出所门口问的,录音没录上。

据华商报记者了解,事发后,景某家人全都离家而去。据村民说,景某被警察带走了。

彬县警方:还在调查中

“当时警察如果及时立案调查可能也不会出这事。”乔某的姐姐说,在他们看来,派出所民警明显是不作为。而弟媳肯定也是受不了警察说的话,加上出了这事在村里抬不起头,一时难以接受才走了极端。“警察不来调查就说没证据,炕上留下的东西不就是证据吗?而且,如果真没有证据的话,为啥会在人服毒自杀后又把景某抓走?”

对于办案民警是否说过类似“有了第二次再报案”的话,1月11日下午,彬县公安局北极派出所一名自称姓郑的负责人以此案现在由县公安局专案组专门处理为由,拒绝了华商报记者的采访。彬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得知此事后他们高度重视,现在正在积极调查,而景某现在只是被警方控制,一切都还在调查中,待调查结果出来后会及时公布。

13日下午,彬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称,此事彬县公安局正在调查,暂时还没有结果。华商报记者再次拨打了乔家人的电话,他们说,眼下除了还在太平间无法得到安葬的死者外,一对双胞胎孩子的吃奶都是个问题,“为了娃,我弟必须外出打工,家里剩下两个残疾老人,谁管4个娃呀。”乔某姐姐难过地说。


标签:
分享到:
关于男人花网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隐私条款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